幽岫參天外:白雨 ╳ 陶綱雙人展(9.4~10.9.2021)

        

幽岫參天外:白雨╳陶綱雙人展(9.4~10.9.2021)

 

幽岫參天外:白雨陶綱雙人展(9.4~10.9.2021)

期間 ▎ 9.4~10.9.2021
時間 ▎上午11:00至下午7:00 (周日公休)
開幕茶會 ▎ 9.4.2021 下午17:00
地址 ▎ 多納藝術 (台北市大安區基隆路二段112號7F)
導航 ▎ https://goo.gl/maps/HgsiP9pYD4D2

展出藝術家 ▎白雨   
陶綱   

 

幽岫原意為深山中之岩洞,常引申為隱居之意;天外之意乃天空之外的極遠之處。古有云:「外師造化;中得心源」,亦如前所述,山水畫本就具備著現實與理想的二元特性。當身體只能蟄居在畫室之中,其對宇宙外的想像依然熱情,進而思考著在合理性之下,由內而外地描繪出那未知而神祕的天外之境。

六朝時書法家兼畫家的宗柄是這樣形容山水畫作:「⋯⋯且夫崑崙之大。瞳子之小。迫目以寸。則其形莫睹。迴以數里。則可圍於寸眸。則其見之彌小。」山水畫誕生於魏晉之前、成於北宋、流傳至今,但創作的大方向多都緊抓著一個特點:小中現大。也就是上述宗炳所言:「迴之數里、則可圍於寸眸。」藝術家以古典山水畫為創作的謬思,思考著世界是如何地被各個時代的人們所認識與理解,進而以此為基礎,對其資訊範圍外的世界描寫其可能性;本次展題《幽岫參天外》便是以此基礎為發想。


幽岫參天外 墨韻皴悠悠

文 │ Eddie

「丹青不知老將近,富貴於我如浮雲。」——杜甫《丹青引贈曹將軍霸》

杜甫這兩句詩表達的是對灑脫豁達和怡然自得的人生嚮往,曹霸喜愛畫作竟不知年老將至,看待富貴榮華好似浮雲一般淡薄。稱讚曹霸情操高尚,不慕榮利,執著地沉浸在他的藝術創作中。多納藝術此次聯合展出當代水墨藝術家白雨和陶綱的雙人創作,以「幽岫參天外」為展題,引申出當代水墨藝術家那股清風幽骨,不與世爭,於化外顯丹青,悠遊於寰宇天際之間又不失當代藝術風格。

幽岫原意為深山中之岩洞,常引申為隱居之意;天外之意乃天空之外的極遠之處。古有云:「外師造化;中得心源」,亦如前所述,山水畫本就具備著現實與理想的二元特性。當身體只能蟄居在畫室之中,其對宇宙外的想像依然熱情,進而思考著在合理性之下,由內而外地描繪出那未知而神祕的天外之境。

六朝時書法家兼畫家的宗柄是這樣形容山水畫作:「⋯⋯且夫崑崙之大。瞳子之小。迫目以寸。則其形莫睹。迴以數里。則可圍於寸眸。則其見之彌小。」山水畫誕生於魏晉之前、成於北宋、流傳至今,但創作的大方向多都緊抓著一個特點:小中現大。也就是上述宗炳所言:「迴之數里、則可圍於寸眸。」藝術家以古典山水畫為創作的謬思,思考著世界是如何地被各個時代的人們所認識與理解,進而以此為基礎,對其資訊範圍外的世界描寫其可能性;本次展題《幽岫參天外》便是以此基礎為發想。

藝術家白雨 (b. 1980) 不再一味崇信巍峨壯麗的巨碑式山水,甚至更多是對於傳統的辯證與提問,進而釐清自己如何逐步認識這個既小又大的世界。在藝術家的作品中,可見他改以盈掌可握的石頭為對象,透過偶爾遠眺偶爾近觀,向度拉得極大的視角,卻一致細膩且緩慢地描繪,讓歷經風雨歲月洗禮的巨巖地佇立在畫面中間,有時彷彿神話傳奇裡的仙山樓閣,有時則一如孤懸海中的島嶼,卻毫無例外地都展露出冷靜而和緩的內斂情感。

陶綱 (b. 1983) 出生於基隆書畫世家,是台灣當代水墨創作團體「六條墨」與「漂移社」重要成員之一。他以創新的當代水墨創作,兩度獲得文化部藝術銀行購藏畫作的肯定。他對紙、墨等傳統媒材飽富情感,同時立足於當代,強烈地感受著自身所處的時代氛圍、尤其是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狀態,將之轉化成風格獨特的水墨作品。陶綱的創作畫面黑白極簡,在看似簡單的塊面裡卻處處藏著一絲不苟的紛繁小圓點,呈現冷靜的色調與隱密的肌理,讓觀者自己進入體會。在大山大水的蒼茫背景裡散落著渺小的生命體,引人思索存在之意義;亦或劇場般地上演著人性的掙扎、奮鬥與渴望。

2020年來的疫情改變了大多數人們的生活。本來習以為常的出遊現在已經成為了極度的奢求,原先輕鬆自在的生活也變得處處掣肘;藝術家年近不惑,對於自身處世的提問亦越顯焦慮,在如此氛圍下,藝術家亦如同當年宋徽宗與文人的無奈,而能短暫出逃一回的亦也只有只有對天外天的奇想了。而兩位藝術家個別以自己的創作風格,引領出後疫情時代人們所需的心靈提昇及療養,藉著藝術與墨韻走出疫症的陰霾,進入天外自由自在的悠悠之境。

幽岫參天外:白雨╳陶綱雙人展
9.4 ~ 10.9.2021

多納藝術
 
(台北市大安區基隆路二段112號7樓)
上午11:00至下午7:00 (週日公休)

 

coming soon

 

coming s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