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如鈊的魔鬼細節 Killer Donna

陳如鈊的魔鬼細節

Killer Donna

文|游如伶  圖|陳如鈊

                                                                                                                       (左/上) 日本藝術家飯田桐子在索卡藝術中心為陳如鈊畫的肖像。(右/下) 鄭路《張弓無箭》.不鏽鋼、銅.133× 85 × 85 cm.2011

走入玄關,入眼即是一塊有著水紋的大石頭,近身才看清這件龐大量體,實由報紙層疊壓縮製成,有如自然生成的同心圓紋理造型,被雷射雕刻磨得渾圓優美,穩重地托住空間,這是日本藝術家Asuka Sakuma創作的《The Whirl》,像是呼應上方掛著一手打造這塊專業招牌的,即是人稱Donna的陳如鈊。她一身襯托幹練氣質的合身灰色套裝,邊走邊介紹自己的藝術收藏,專業架式十足,彷彿正在進行會議簡報。從玄關、辦公區、會議室到總經理辦公室,一共擺放30多件藝術品,占了陳如鈊所有收藏品的三分之一。進入她的辦公室,牆上作品是王挺宇的《仙王峽》和《仙后嶼》,尺寸各為130 x 100公分,陳如鈊說,這兩幅畫充滿迷人細節,單獨掛放不占用太多空間,兩件並列則相互輝映,十分大氣,符合她偏愛的收藏尺寸。當她從勞神案牘中往後一仰,便可見繁星點點的畫中宇宙,感受藝術帶來的喜悅。

                                                                                                                                                                  辦公玄關一景,地上作品為Asuka Sakuma《The Whirl》。上方為藝術家盧昉畫作「夜生活圖」164 x 118 cm   布面油畫   2013

與創業同步的藝術投資

陳如鈊在英國取得金融碩士學位,也曾在法國念書並工作一年,2008年時自行創業,至今已累積20年金融產業工作資歷。除了活躍於金融產業,在藝術博覽會、拍賣會及畫廊開幕,也都能見到她的身影。第一次見到陳如鈊,即在年初索卡藝術中心舉行的飯田桐子個展,這位日本藝術家受邀於開幕現場為藏家作畫,當時陳如鈊主動與筆者交談,熱情分享對畫作的看法,下功夫學過油畫的她,特別重視畫面的筆觸,認真端詳每件作品的細節,最後她讓飯田桐子捕捉神韻留下肖像,這幅畫也列為收藏之一,放在她的辦公室裡。陳如鈊予人的印象,即是待人親和、喜歡交友及專注細微的觀察力。現在她除了總經理身分,也跨界至藝術產業,結合財金背景和商業頭腦,搖身一變成為專業藝術經理人,精準的眼光、決策力及膽識,也讓她的朋友封她為「Killer Donna」。

 

陳如鈊從1993年開始研究藝術投資,直至2008年創業之際,她決定不再觀望,開始著手收藏。「這就跟買股票一樣,如果你都在外面看,就不知道裡面是怎麼運作的,一般民眾剛開始可以花小錢挑藝術品,累積一些經驗,接著多看展覽、與畫廊往來,這樣學費就會繳得較少。」她收藏的第一組作品為朱德群的版畫《心想事成》與《大吉大利》,時值創業,特地挑了這兩幅畫面精彩、名稱也相當討喜的作品,貌似能帶來好兆頭,名家之作掛在牆上顯得大氣,又可保值。但她也坦承,現在不再買版畫。「首先,版畫為紙本印刷,上面只有真偽難辨的簽名,也看不到筆觸。其次,版畫漲幅有限,增值幅度不大,且版數多也沒有獨特性。收藏版畫的優點是容易入手。相較之下,我寧願收藏有潛力的年輕藝術家作品真跡。」

 

因此,現階段她聚焦於收藏20至40世代,未來十年大有可為的青壯輩藝術家。她發揮市場研究精神,考量藝術家的人格特質及履歷,例如須受過專業美術創作訓練、最好有國外資歷,甚至拜訪他們的工作室,長期追蹤藝術家的發展。「我收藏的是『藝術家』,再去看他的作品。比方說,你買趙無極的畫,價格起來之後,即使他不那麼重要的作品也會水漲船高,只是精品會漲得特別多。因此我不只是買一張畫,也是賭他未來十年的發展。就像投資股票一樣,有人是『top -down』,就是由上而下,選擇一個大方向。我是『個股投資』,會做比較多細節研究,假如我看好一個藝術家,與他聊過之後認為他是有前途的,作品是持續在進步的,也持續有畫廊、美術館或藝博會展覽,就會一直買他的作品。」

 

台灣青壯輩藝術家盧昉即是一例。盧昉具有海外成長背景,曾在西班牙學習繪畫,不同文化的衝突與融合孕育出他獨特的創作風格,以結合西方古畫與台灣當代生活的主題備受矚目。陳如鈊收藏的第一件盧昉作品,是在台北藝博會購入的《布魯哲爾之辦桌圖》,作品挪用文藝復興畫家布魯哲爾(Pieter Bruegel the Elder)的《農民婚禮》,但偷換細節,置入瓦斯桶和帆布棚架,十六世紀歐洲庶民喜宴與台灣辦桌文化熱鬧相容,盧昉不但描繪婚慶儀式的普世趣味,也將大鼻子自畫像混入畫中人群。陳如鈊一眼相中作品的獨特性,也肯定藝術家發展的潛力。兩年前,她與兩位朋友共同簽下盧昉的藝術經紀合約,「當初不是為了要賺錢,而是覺得這位藝術家很好,我希望花點時間來幫忙他。」今年2月她也協助南投毓繡美術館舉辦盧昉個展「是古非今」,進一步推廣藝術家的創作。

                                                                                                                                (左) 盧昉《大鼻子與他搶來的新娘》.油彩、畫布.82.2× 60cm.2010。(右) Keita Sagaki《Two of Us》筆、紙、木板.82.2× 60cm.2016

陳如鈊十分喜愛盧昉的油畫《大鼻子與他搶來的新娘》,此作挪用十五世紀畫家凡艾克(Jan van Eyck)的《阿諾菲尼與他的新娘》,盧昉將自己畫成大鼻子,像是透過哈哈鏡反映出來的形象,亂入西洋名畫,以細膩高雅的筆觸去畫最世俗的物事,可視為他的風格代表。今年三月,陳如鈊在東京藝博會購入日本藝術家Keita Sagaki的《Two of Us》,無獨有偶,這件作品也重新詮釋了《阿諾菲尼與他的新娘》,與盧昉不同的是,Keita Sagaki僅利用單色線條構圖,圖像全由密密麻麻、小如螞蟻的卡漫人物組合而成,藝術家透過筆尖所傳遞的細部與整體的關係,十分耐人尋味。陳如鈊的同事見到這幅畫後,有感而發:「妳買的是藝術家的水晶體和視網膜!」環顧陳如鈊的收藏品,絕大多數都有令人驚豔的豐富細節,她自稱是「細節控」,經營細節,最能體現藝術家眼明手巧的工夫,每一筆都是紮實的時間成本;群戲場景,則考驗藝術家場面調度的能力。藝術家下筆愈慢、創作生命愈是細水長流,陳如鈊下決定購買的速度就愈快。

 

獨特、有趣、色彩明亮、造型可愛、細節繁複,日本藝術家仁戶田典子(Noriko Nieda)的畫風幾乎涵括了陳如鈊的收藏關鍵詞,例如掛在辦公區的《Vessel of Time》,長寬皆162.1公分的畫布被數以百計、各形各色的小人物占據,每一人物的造型裝扮皆不相同,細節表現無比靈活。陳如鈊站在價值型投資立場,也展現了務實的一面:「我都會選號數大且細節多的作品,平均下來價格實惠,比方說小件作品,平均一號七、八千,大件算下來一號才三、四千。假如未來要送拍,小件作品也不符成本利益。所以要買尺幅大、精彩且細節多的重要作品,這樣才有代表性,未來也才有機會被美術館借展。」

樂於幫藝術家行銷

「我和其他藏家不同之處在於我很樂意借展,讓作品亮相,幫藝術家行銷。我會將藝術品輪流掛在公司,每個藝術家都有三個月被看見的機會。我們公司經常有外資金融機構人士拜訪,因此作品被看見的機率很高。」今年台灣駐日代表處與日本藝術倉儲公司寺田倉庫(Warehouse TERRADA)合辦「台日藏家交流展」,策展人就從陳如鈊的收藏品中挑選7件作品,分別在東京和台北兩地展出。此刻掛在辦公空間玄關牆上的畫作,就曾在台日藏家交流展中現身,這件作品出自日本藝術家今西貞也(Shinya Imanishi)之手,畫面疊砌如皚皚白雪般厚重稠密的油彩,並一點一點刮除顏料,露出內層的深色,走近仍可聞到濃郁的油彩味道,退後幾步欣賞,才能看出以細密鑿痕構成的都市建築圖像。玄關不大,但足以成為用藝術品說故事的舞台,這裡還擺放了中國藝術家鄭路的大型不鏽鋼雕塑《張弓無箭》,作品結合鏤空的人身與弓,以雷射切割的漢字手工焊接打磨成人體肌理,創作概念來自《列子》寓言,藉由道家哲學的「至射無射」跳脫低層次的競技輸贏之爭,表達心靈的超越。

                                                                                          今西貞也《2013.6.11》.油彩、畫布.130×162 cm.2015

收藏藝術品得考量空間條件,包括是否有足夠的空間可存放,以及作品與空間是否相得益彰。陳如鈊將小型雕塑沿辦公室窗台放置,無論造型或題材皆與城市風景呼應,例如黃柏仁的《世界這麼大》、香港藝術家關四方以水泥澆鑄的植物雕塑、吉田泰一郎(Taiichiro Yoshida)的《花貓》與《花雀》等。另外有一列影子人形銅雕,造型可愛,為韓國藝術家盧淳天 (No Sooncheon)的作品,現由陳如鈊經紀代理。繪畫與小型雕塑容易與環境搭配,但安頓大型雕塑就成了藏家的難題。

                                                                              (左) 韓國藝術家盧淳天的雕塑作品。(右) 戴瀚泓的《黃金二號》.石、壓克力顏料.15×15 ×8 cm.2013

除了繪畫、雕塑和裝置之外,陳如鈊也收藏了觀念藝術,例如台灣藝術家戴翰泓的《黃金二號》,藝術家將石頭塗滿金色顏料,製成「黃金」作品,並且利用機械滑輪裝置,使「黃金」與空間中的門板產生平衡關係,如果想要購買這件作品,必須比照當日台灣銀行的黃金牌價,給付與作品相同重量的黃金價格的百分之一,並且拿等重之物來替換「黃金」,藉此維持展覽中機械裝置的平衡。陳如鈊以新台幣四萬多元購入,其後為了展示作品,她把跟門板同重量的金色小熊存筒裝滿硬幣來替代石頭,將「小熊」吊掛起來,使其在空間中保持平衡狀態。

 

近年陳如鈊關注東南亞藝術區塊,此一區塊作品精彩且價格實惠,她也入手幾件。但她強調:「我不會因為藝術家的國籍而買,但會因為題材很新鮮、挑戰視覺、表現方式我沒有看過而買。」活力充沛的她,採訪結束後更立刻飛往印尼雅加達藝博會尋寶。未來她將會結合自己最擅長與最喜愛的事,開發金融與藝術收藏事業的新版圖,透過藏家及專業藝術經理人的身分,持續參與藝術產業的運作。

(原文請詳看 「典藏藝術投資」雜誌 9月號 第11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