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藝術家佐垣慶多以漫畫重現世界名畫 - CNN Style


李奧納多·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的“蒙娜·麗莎(Mona Lisa)”是世界上複製和重新詮釋得最多的畫作之一,但沒有人像日本畫家佐垣慶多那樣做得很好。

從遠處看,佐垣慶多的複製品看起來像原版的筆墨版本。但仔細檢查發現,這張圖是由數百個微小卡通人物組成的。蒙娜麗莎的顴骨上畫著一隻狗,鼻子的末端坐著一隻微笑的貓。可以發現她的前額上漂浮著一顆卡通土星。


佐垣慶多的“蒙娜麗莎”特寫鏡頭顯示了畫中所包含的細節。創作:佐垣慶多

雖然佐垣慶多創作的所有漫畫嚴格說來都是原創的,但他深深地受到了手塚治虫,藤子不二雄和吉卜力工作室等藝術家的啟發,所以日本動漫和漫畫迷或許會對某些角色感到熟悉。

“蒙娜麗莎”並不是佐垣慶多唯一使用漫畫風格人物複製的古典油畫。他還將達文西的《最後的晚餐》,波提切利的《维纳斯的誕生》和葛飾北齋的《 神奈川沖浪裏》等作品創作成自己版本。


佐垣慶多版本的《神奈川沖浪裏》細節。創作:佐垣慶多

他從2004年開始以他獨特的風格來複製著名的藝術品,他認為這是一種將西方藝術與他小時候喜歡的漫畫和動漫人物相結合的有趣方式。

「西方繪畫和日本藝術包含許多相互矛盾的概念。」佐垣慶多在一封電子郵件採訪中解釋道「西方繪畫提供了深度,而我的角色卻是平坦的。即使在許多日本古典繪畫中,透視也很少使用。」

西方名著與日本流行文化的融合,贏得了世界各地佐垣慶多迷的青睞,他的藝術作品出現在遠至德國和葡萄牙的展覽中。他目前正在為三月份在香港Fabrik Gallery的展覽做準備,在那裡他將展示帶有巴洛克藝術的新作品。其中包括卡拉瓦喬(Caravaggio)的《有一籃水果的男孩》,约翰尼斯·維梅爾(Johannes Vermeer)的《窗邊讀信的少女》和林布蘭(Rembrandt)的《沐浴溪間的女人》的複製品。

該展覽的策展人Jason Sveinn認為佐垣慶多繪畫的吸引力在於他們將漫畫和動漫視為嚴肅的藝術形式。

「 佐垣慶多實際上夢想著成為一名漫畫家,小時候的他還會畫漫畫。」 Sveinn在一次電話採訪中說道 「他之前會在記事本上畫漫畫,然後心想『我應該對此做些有趣的事情;也許我可以將這種手法運用到可以在博物館看到的作品上。』」

精神底蘊

佐垣慶多不在他的作品上打草稿。取而代之的是他一邊參考要複製的作品,一邊用0.015英寸的黑筆直接畫在紙上。 佐垣慶多的畫作比例不一,從大約A4紙的大小到將近10英尺寬的作品都有。鑑於一個錯誤可能會破壞整個作品,因此佐垣慶多會花時間在繪圖上,有些作品甚至需要長達一年的時間才能完成。

「佐垣慶多是日本藝術家的榜樣。」Sveinn說「我的意思是,他在工作室裡與世隔絕,安靜而耐心地繪畫,他的專注力令人難以置信。」    


佐垣慶多將西方藝術與他小時候喜歡的漫畫和動漫人物結合這種獨特的風格視為一種有趣的方式。創作:佐垣慶多

佐垣慶多說,這種表現手法有部分是受到對佛教的興趣的啟發。他最早的記憶之一是參觀日本富山縣的Toga Meiso no Sato冥想中心,那裡展示了幾幅曼陀羅(代表宇宙的精美的色彩豐富的佛教繪畫)。與佐垣慶多的藝術一樣,曼陀羅由微小的獨立部分組成,這些部分結合在一起就形成了整體形象。

「我的風格和曼陀羅有一些共同點。」佐垣慶多解釋「首先,它們描繪得非常細膩。在創作過程中,繪畫對我來說就像冥想。這正是曼陀羅的創作方式。」

然而,佐垣慶多的靈感也深深植根於西方傳統。在決定要復制哪個傑作時,最重要的的標準是-----這幅畫必須是著名的。


儘管佐垣慶多的繪畫作品是根據著名的大師的繪畫作品創作的,但他所有的動漫人物都是原創的。圖片來源:佐垣慶多和Fabrik Gallery

他說:「從遠處看這一幅畫,看起來是一件簡單的複製品,但往近處看,可以發現由漫畫人物組成的細節時,這中間產生了很大的”差距”。」

佐垣慶多還選擇具有鮮明對比的繪畫,以便他可以改變動漫人物的密度。但儘管他的複製品具有明顯的準確性,但佐垣慶多承認,他經常在未見過第一手繪畫的情況下就重製了古典油畫。

「我大約一半的作品都是預先看過原作的。」他說「但是當我創作了作品之後,我想看他們。我去看了”Mona Li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