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拼出維納斯 佐垣慶多玩很大 - 中國時報 (2.23.2019)

20190223・李怡芸/台北報導

佐垣慶多。(多納藝術提供)

佐垣慶多。(多納藝術提供)

 

遠看是達文西《喬孔達》、波提且利《維納斯的誕生》,初識者會以為一張張的畫只是以鉛筆、墨水臨摹經典作品的素描,但近看會發現畫面中所有的灰階、立體感與空間感,均是大小不一、疏密不均的漫畫角色拼集組購而成。日本藝術家佐垣慶多作品首次來台展出,台藝大美術系教授陳貺怡指出,這樣的表現手法,或許呼應了畢卡索晚期名言:「這不是『重返當時』,而是『重新發現當時』。」

不是剽竊 要說重製

 佐垣慶多擅長以漫畫角色串連經典名作,尤其多以女性形象為題材,將西方名畫中的女性樣貌與日本漫畫結合,近期他的《My Girl》系列,受多納藝術邀請來台展出,由主題來看,佐垣慶多看似是個挪用主義者,大量挪用了藝術史上大師名畫,但陳貺怡認為,與1990年代的挪用主義者相較「佐垣慶多不是單純的剽竊者,他在這些大師的圖像中加入了一些新的元素,只能說他『重製』了這些畫作。」

 就形式來看,陳貺怡認為佐垣慶多以無數密密麻麻的細節或元素構成整體的方法,雖說繼承了秀拉的點描、塞尚的建構、米羅與波洛克的滿佈式構圖、李欽登斯坦的網點,顛覆觀眾觀看的方法,造成錯視,但推敲起來他的偶像向來不是這些他所臨摹或繼承的大師,在日本這個漫畫文化高度發展的國度裡成長,佐垣慶多從小的渴望,其實是成為漫畫家。

融合東西 作品呈現

 佐垣慶多從小崇拜的偶像其實是手塚治蟲、藤子不二雄以及吉卜力工作室,搖滾樂和塗鴉則是他的愛好,但最終他以藝術的方式結合西方古典與日本漫畫,他表示:「西方繪畫與日本藝術包含著許多衝突的概念。西方繪畫提供了深度,而我的漫畫角色卻是平的。即便在許多日本古典繪畫中,透視也不常被使用。」讓截然不同的東西方空間處理方式同時在作品裡發生。

 

佐垣慶多的《女力之泉》由細節可看出仕女由大量漫畫元素組成。(多納藝術提供)

佐垣慶多的《女力之泉》由細節可看出仕女由大量漫畫元素組成。(多納藝術提供)